被指救助澳难民后台当局急澄清 台媒却不买账

2018年06月25日 19:35:35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被指救助澳难民后台当局急澄清 台媒却不买账

  [文/观察者网 王慧]台湾“秘密”救助难民?一份协议的曝光,让台媒惊呼:麻烦大了!

  澳大利亚与台湾于去年9月签订秘密协议:澳大利亚可将安置在瑙鲁共和国、需要医疗救助的难民送到台湾接受治疗。

  《悉尼晨锋报》22日消息称,澳大利亚费法斯传媒曝光了此协议。

  报道称,澳大利亚政府这么做的目的是防止难民在澳大利亚接受治疗后,乘机向法院申请留在当地。

  然而,澳大利亚政府没有公布这一协议,且未对此做出任何回应。

  台媒24日清晨相继报道该事后,立即引起了岛内震动。不少网友提出质疑:难民的医疗费用谁付?接受医疗后的难民,因此滞留台湾,怎么办?

  《中时电子报》记者为此致电台湾“行政部”发言人徐国勇,当被问及是否知道澳大利亚与台湾签秘密协议、澳大利亚政府是否要送难民来台湾医治、“行政院”是否知道此事、难民医疗费用由谁来出时,徐国勇次次均以去问“外交部”来搪塞。

  当天上午9时许,台湾“外交部”证实了此消息。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表示,基于瑙鲁是台湾的“邦交国”,台安医院今年1月起协助现居瑙鲁的难民及寻求庇护者,在紧急或瑙鲁无法提供及时医疗诊治的情形下转送台湾救治。

  李宪章称,目前为止,台湾已经为10余名重(急)症难民患者提供了有效治疗。这些难民的往返机票与全程医疗费用,皆由澳大利亚政府支付。

  据《中时电子报》消息,事实上,今年1月首批难民已送至台湾的医院就诊,台湾因此遇到了大麻烦,不仅被难民指控不人道,还闹上了国际版面。

  报道称,治疗结束后,难民不愿离台,最后出动了澳大利亚部队才强制离台。

  对于这个说法,台湾“外交部”回应称,报道内容偏颇,台湾不可能让澳大利亚4名执法人员来台,并且“一定会澄清”。

  《中时电子报》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话称:“上次的难民收治行动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真的很难看,如今再送难民来台,难保不会再有事情发生。”

  台湾联合新闻网报道称,这些来台救治的难民向律师抱怨在台有语言隔阂,意味着虽然台湾整体医疗质量好,难民却不能在知情的情况下对治疗表示同意。

  报道提到,一名台湾代表5月向《卫报》透露这份台澳秘密协议,此后有报告指出,一名伊朗妇女费提曼(Fatemah)和她17岁的儿子被送来台湾,让费提曼可以进行心脏手术,澳大利亚政府也证实此事。

  费提曼告诉《卫报》,她的儿子在难民拘留营期间罹患严重的心理疾病需要治疗,但直到两人返回瑙鲁,她的儿子才接受治疗。

  而台湾当局则表示,她的儿子未被列为转诊名单病患。

 伊朗籍难民费提曼 卫报采访视频截图

  法律团体澳大利亚“全国公正计划”的人权律师纽浩斯(George Newhouse)表示,虽然台湾医疗体系符合世界标准,但拘留难民与医护人员之间存有语言隔阂,经常需要两名口译员,这让部分寻求庇护者觉得他们无法在知情下授予同意权。

  纽浩斯告诉《卫报》:“许多寻求庇护者抱怨,他们不了解即将面临什么程序,对于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情况感到害怕。他们返回马努斯岛和瑙后也没有恰当的医疗追踪。”

  纽浩斯表示,澳大利亚的这份协议主要是为了避免重症难民到澳就医。

  据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报》22日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曾向其他国家及地区发出接受难民医疗转移的“邀请”,但最终只有台湾同意签署有关协议。

  报道称,台湾不是联合国成员国,也没有签署难民地位公约,其实无需受理庇护申请。

  澳大利亚民政事务总署发言人表示,“台湾一直被认为拥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和医疗技术”。

  “一些难民已经在台湾接受了治疗,并且已经返回了瑙鲁”。

  瑙鲁共和国位于南太平洋中西部,是澳大利亚的离岸难民中心安置地之一。

  瑙鲁在1990年代矿业经济崩溃后,依靠收容澳大利亚的难民换取援助,因此澳大利亚政府毫不犹豫地向其转移难民。而瑙鲁于2005年不顾中方劝阻交涉,毅然与台湾宣布恢复“邦交关系”。

  澳大利亚政府坚称不会在澳安置难民

  除了向台湾进行医疗转移外,本周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同意了一名索马里孕妇来澳就医的要求。这名需要堕胎的孕妇声称自己需要澳大利亚更高标准的医疗设备,而不是台湾的设备,因为她年轻时接受了“割礼”,因此面临着并发症。

  澳大利亚民政事务总署发言人明确表示:“受地区处理安排的人不会在澳大利亚定居,医疗转移不是在澳洲定居的途径”。

  “最根本的问题一定是患者的医疗需求。我们再一次看到了澳大利亚政府在全球范围内找机会推卸义务的荒谬景象”。

 在被转移至台湾之前,一些患者以前也被转移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兹比港。

  据联合国新闻报道,澳大利亚政府2013年宣布对所有庇护寻求者提出的申请实施“离岸”处理的政策,这意味着所有通过海路入境、但不持有有效签证的人员将被送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进行处理。

  自从新政策颁布以来,共有大约2500名难民被强行移送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的“离岸处理”设施。其中,有1100人滞留在瑙鲁,900人滞留在巴布亚新几内亚。

  

  2016年,《卫报》当日发布总长8000页的“瑙鲁文件”合集,披露了该中心大量不为人知的黑幕:龌龊淫邪的工作人员、欺上瞒下的管理层将那里变成了“人间地狱”,频发针对难民的攻击、性侵和虐待,导致难民自残、自尽。

  新华社报道称,《卫报》援引所获的2116份难民中心内部文件报道, 8000多页的文件涉及2013年5月至2015年10月的报告,内容从警卫扇儿童耳光到要求性交易。

  在2014年9月的报告中,一名难民中心授课教师反映,班上一名少女要求洗澡4分钟,一名男性警卫表示可通过“性服务”实现。该警卫还公然声称,想看孩子们洗澡。报告没有记录双方是否完成性交易。

  2014年7月,一名不足10岁的女童脱光衣服,默许了多名成年人对她的性侵;2015年2月,一名少女报告称遭男性难民性侵。

  自残情况屡见不鲜。

  2014年9月,一名女孩把双唇缝上,遭警卫肆意嘲笑;一名女子用剃须刀片削尖铅笔后,又用它割腕;一名女子试图自缢,被救下。

  报告认为,澳政府没有对其加以处理很可能是故意放任,以达到阻吓更多难民乘船入境澳大利亚的目的。

  “作为一名儿童精神病医师,我拜访过很多被羁押在离岸难民中心的家庭,他们性命堪忧,” 马雷什说,“但对于政府而言,大多数人将他们视作威胁。”

吴金明

责编:
  • ?869825.html
  • /412620.html
  • ?upamr.html
  • /ii3q3.html
  • /23662/vri60.html
  • /s286m/041679.html
  • ?cihar/833793.html
  • ?024901/ptp8k.html